中医初学者和入门者 有何启迪

评论
分享到:


中医学理论初奠之时,已经广泛综合了当时天文历算、气象地理、哲学心理学等各科知识,所以《内经》提出了医生必须具备“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傍人事”的知识结构。在科学发展的今天,中医现代化发展要求业医者具备更加广博的知识面,才有可能承担起这一重任。现代著名中医学家任应秋先生(1914-1984)曾指出:“要使中医现代化,光有现代医学的知识是不够的,必须综合利用多种相关学科的最新研究成果。”因此,他主张在各中医学院的教学计划中,增加一些高等数学、现代科学方法论、自动控制原理等课程,开设各有关学科的专题讲座,以拓展学生的知识领域。任老的这些意见是极具战略眼光的,目前许多院校的课程安排和专业设置也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

敏锐的思辨能力和科学的研究方法,是成才的必具条件。中医学理论的形成与现代医学完全不同,现代医学是建立在科学实验的基础上逐渐发展起来的,而中医学则是由各种现象(物候、生理、病理等等)的长期观察、临床经验的总结,再加上哲学观念的引进,在综合分析和逻辑推导的思辨过程中,逐渐建立了一个完整的、具有动态平衡特点的、自控的医学模式。因此,对学者来说,培养自己的逻辑思维能力(包括形式逻辑和辨证逻辑),于领悟其医学理论之真谛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此外,中医讲的辨证论治,其实质也就是一个运用中医学理论和方法进行缜密的逻辑思维过程。当然,除此之外中医还讲究参悟、意会以及触机而发的思维方式,这又必须是在全面掌握中医理论和实践的基础上产生的触类旁通现象,也是许多医家创造性学术思想突然萌发的思辨过程。所以中医科学的研究方法主要包括“钻进去”、“跳出来”、“去验证”、“创新说”等。所谓“钻进去”,就是要学习掌握前人的理论和经验,立足于前人的肩头;“跳出来”就是站在前人的肩头上去思考和发现前人理沦的不合理处,即在所谓“超然独出于外”的思考、怀疑和批判的过程中提出新的假说;新的假说能否成立,就需要到实践中去检验和修正,在修正的基础上再去验证,直至能够进一步创立新说,这就是“验证”和“创新”的过程。无论是金元四大学派的崛起,还是明清温病理论的创新,都曾经历了这么几个认识和思辨的过程,同时也经历了临床反复验证和反馈信息的修正,才得以独树一帜的。

诚然中医的生命力在于临床。学好中医的关键,除了读书识理之外,特别重要的是在于“博涉知病,多诊识脉,屡用达药”(《冷庐医话》)。所以中医一向有“熟读王叔和,不如临床多”的谚语。理论的正确与否,也必须通过实践来加以检验和发展。历史上凡是有所成就、有所创新的名医,无不是临床医技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者。现代著名中医学家蒲辅周(1888-1975)曾告诫其后人说:

我一生行医十分谨慎小心,真所谓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学医首先要认真读书,读书后要认真实践,二者缺一不可。光读书不实践,仅知理论不懂临床;盲目临床,不好好读书,是草菅人命。……我的—生就是在读书与实践中度过的。(《认真读书认真实践的—生》)

这不仅是蒲老一生治学的经验总结,也是古往今来名医所共同走过来的一条成才之道。
此话题使用的标签:
登录注册 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