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云岫 近代史上著名的“废止中医案”

评论
2014年 中医文化
分享到:


千百年来中医在天人合一的思想指导下,发展出了庞大而且实用的理论体系,于是没有谁再去追问她的合理性,因为,“天何言哉”,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不言而自明的。

然而,鸦片战争改变了一切,“天崩地裂”,已经不再是杞人忧天!……

在明代利玛窦等传教士到中国传教时,其实就已经带来了西方文明,带来了“地圆说”、“日心说”。但是,中国始终以天朝上国自居,对夷族文化不屑一顾;但是,在鸦片战争的坚船利炮前,天朝上国的优越感被炸得灰飞烟灭。一荣俱荣,西方列强军事上的胜利,造成了西洋文明的优胜感,中国人不得不重新审谛这个蛮夷文明。一场文化上的侵略在悄悄进行。天文望远镜、“日心说”打破了传统的“天”的观念,“天”不再是“天圆地方”,中国的思想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天”已经不是原来的“天”了,那么凡是以“天”为根基的理论,也就失去了天然合理性,中医自然也不例外。面对西医格物至精,有条有理,中医不得不回答自己的合理性是什么,然而,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也是多余的。

时势造英雄,反中医的领袖应运而生。

余云岫,一个令多少中医师咬牙切齿的名字,又是多少西医推崇备至的名字。但是不管怎样,余云岫还是余云岫,他只是完成了他该完成的历史使命。余云岫年轻时,来到日本留学,在日本读书期间以勤奋好学著称。在日本,余云岫看到,明治维新以后,汉医遭到废止,西洋医学得到全面发展,国民身体素质大大增强,他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余云岫把在日本学到的西洋医学和早年学到的中医两相对比,发现中医在理论上相形见绌,发出“长习新医,服膺名理”的感叹,立志以医学革命为毕生追求。1916年,余云岫春风得意地从日本回国,开始了他雄心勃勃的“医学革命”,革命的第一步就是拿中医开刀。

余云岫认为“不歼《内经》,无以绝其祸根”,于是首先撰写了《灵素商兑》,意在“堕其首都也,塞其本源也”,成为全面批判和否定中医的开山之作。他认为 “灵素之渊源,实在巫祝”,是占星术和“不科学的玄学”,“中医无明确之实验,无巩固之证据……不问真相是非合不合也。”而中医的一切临床效果都应“归纳到‘幸中偶合’四个大字里”。

1929年2月23日至26日,南京政府卫生部召开了第一届中央卫生委员会,余云岫以中华民国医药学会上海分会会长的身份参加了会议。会议讨论《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障碍案》(余云岫提出)、《统一医士登录办法》、《限定中医登记年限》、《拟请规定限制中医生及中药材之办法案》共四个废止中医提案。这四个提案最后合并为《规定旧医登记案原则》,分三项:“甲:旧医登记限至民国十九年底为止。乙:禁止旧医学校。丙:其余如取缔新闻杂志等非科学医之宣传品及登报介绍旧医等事由,卫生部尽力相机进行。”这就是近代史上著名的“废止中医案”。虽然以上四案合并为一,实际上是用余云岫提案概括了其他三案。余云岫提出消灭中医的四点理由是:

(1)中医理论(阴阳、五行、六气、脏腑、经脉等)皆属荒唐怪诞;

(2)中医脉法出于纬侯之学,自欺欺人;

(3)中医无能预防疫疠;

(4)中医病原学说阻遏科学化。
此话题使用的标签:
登录注册 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