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冬病可以夏治?

评论
分享到:


在夏季阳盛之时,二张主以阳养之,在养生理论上有了更深入的发展。这一理论的提出是以前人的养生实际经验为基础的。葛洪即谓“冬不欲极温,夏不欲穷凉”(《抱朴子·极言》);传为孙思邈所作之《孙真人卫生歌》指出:“唯有夏月难调理,伏阴在内忌冰水,瓜桃生冷宜少餐,免至秋来生疟痢。”这些讨论将单纯的应顺自然四时的变化,深入到结合人体内部自身的阴阳消长转化,显然更具有针对性,方法也多样化。实开宋元以后“夏月伏阴”、“冬月伏阳”之先河。近来在对上海、南京等地5万余例死亡者统计时发现,死于冬季者明显高于其它季节。而福建省建阳等四县在统计1975—1981年间1294例死亡病例时,则以6月份死亡率最高,似可说明冬夏二季最难将养,尤其在阴阳转换之际更须着意。孙思邈强调“四月十月不得入房,避阴阳纯用事之月”(《千金要方》卷二十七),亦是此意。关于四时养生,夏月王冰主张用寒而二张主以养阳,冬月王冰主用温热而二张主养阴,各执一理,又当如何适从?经谓“四时阴阳者万物之根本也”,则“春夏养阳,秋冬养阴”实为互文,可不必拘执于养阳、养阴,而谨守和其阴阳以调之,此即是“从其根。”明代万全《养生四要》谓“春夏养阳也,济之以阴,使阳气不至于偏胜;秋冬养阴也,济之以阳,使阴气不至于偏胜也”,其亦无非调阴阳以纠其偏胜的意思。一般讲,夏季养生宜清凉益气(气为阳),冬季以填精温肾为妥,王氏二张之法宜据其体质、实情参合用之。根据“春夏养阳,秋冬养阴”及“夏月伏阴,冬月伏阳”等理论指导临床,便产生了“冬病夏治”及“夏病冬治”的调理方法。如老年性慢性支气管炎,慢性泄泻等病属阳虚不足者,每至秋冬阳气肃索之时病势转重,必待春暖阳气来复才逐渐缓解。

根据“春夏养阳”的原则,在夏季病情缓解时,纠其阴阳之偏,温益其阳,则冬季病情可减轻或不发,这就是春夏的“养生”、“养长”以供奉“秋收”、“冬藏”之用的道理。张璐据此理论,在三伏天创用白芥子涂法,用白芥子、延胡索、细辛、甘遂等辛热之品,涂敷肺俞、膏肓、百劳等穴,助阳气以祛阴寒,治疗冷哮每每应手。此法至今仍沿用于临床而有奇验。又如腿寒腰痛等病证,冬季发作最剧,患者常在伏天进行针灸治疗,俗称“打伏针”,多可相安一冬。体虚之人至春夏阳气发动之时,由于缺乏充盛的精气可资化生升发而难以支撑,此等患者如能于冬季精气伏藏之际及时补益精气,则来春生发有源,自可安然无恙。民间惯在冬令进补.也是与“秋冬养阴”、“夏病冬治”的理论分不开的。

“冬病夏治”与“夏病冬治”,与其谈是治病,不如说是预防更为确切。关键在于把握时机和调阴阳,使阴平阳秘,自然可以有病祛病,无病延年。
登录注册 才能回复。